行于无极,止于至善
来源:网络采集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8-08-28 20:29
行于无极,止于至善
他是深通佛法的释门高僧,也是翼赞中枢的辅弼之臣。他向往归依青山的隐者之乐,却又难以割舍立功立名的士者之心。他反感朱元璋时期的残忍嗜杀,但又不自觉地缔造了又一个戾气深沉的时代。 明史中令无数人追忆的身影,永乐朝第—功臣,600多年以后,当我们再次回望大明王朝的人与事时,小心翼翼地拂去清人记述与构想中那些或刻意或无心的涂抹、修饰甚至是扭曲,一个曾经被严重贬低的时代正日益显现出其本有的棱角与线条,更切近地向今天走来。
我们需要重新“发现明代”,发现它的辉煌与张扬,浑厚与内敛,还有那些尘封史卷中永远拖曳着色彩与倦意的身影。勾勒明代,重绘既往,姚广孝无论如何应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易代乱世不失功业的舞台,行迹元明之际的姚广孝,恐怕是以这样的心态来考量这个时代的。元代末帝妥懂帖睦尔登上皇位的两年后(1335年),姚广孝出生于长洲相城——也就是今天的苏州一个乡间郎中的家庭里。明朝末年的徐枋曾如此描述过吴中一带浓郁的佛教气氛:“三吴之内,刹竿相望,其名蓝巨刹,涌殿飞楼,雄踞于通都大邑、名山胜地者无论,即僻壤穷乡,山村水落,以至五家之邻,什人之聚,亦必有招提兰若,栖托其间。”家乡的氛围也在姚广孝的家族中留下深深的印记。14岁时,姚广孝被世代事佛的家人送到妙智庵出家,从此便以法名“道衍”名世。
值得注意的是,在决定是否送子为僧时,姚广孝的伯父姚震之给出的理由颇为耐人寻味:“为学有成则仕于朝,荣显父母,不则就学佛,为方外之乐。”似乎一语成谶,仕朝与学佛竟成为纠结姚广孝一生的主题。
道衍事佛,从一开始便不循常途。他读书工诗,曾师从道士席应真,“得其阴阳术数之学”,并研习兵法。同时,云游四方,广交名士,博通释、道、儒各家之学。如果考虑到当时红巾军起义于至正十一年(1351)爆发,天下已然动荡,处此之时,道衍的所学所为该是意有所图的。
他在至正二十五年(1365)所作的《斥牟文》中说:“至正乙巳夏六月,余行垅上视苗之长否,有老农泣于旁。余问其故,日:夫虫牟食苗之根,苗概死矣。”以田间虫牟指斥人间恶相,身为出世之人却时刻关注着现实社会
本篇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