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泣血老少恋1-3
来源:网络采集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8-08-29 09:08
(一)
喜欢一个人很简单,往往就在相遇时那不经意的一次回眸。
——文白手记
两年前我从北京来到了重庆,记得那时秋意正浓,丝丝愁怨的细雨带着淡淡的清凉。
工作在从北京辞职前就已经定好了,所以一到重庆就开始了新的工作。白天坐在28楼的办公室,我喜欢从窗户向远方眺望,那里有不少新建的和正在建的高楼,还有一条静静流淌的长江——像一条黄色的绸带,扭动出一江的温柔。
都说重庆是山城,也有人叫做雾都,我却更愿意称其为水城。长江和嘉陵江由西向东弯曲着淌过这座城市,然后相汇于朝天门,再一起流向大海。这是一个水的城市,一个有着丰富历史文化沉淀的城市,也是一个充满爱的故事的城市。
重庆是我一个全新生活的开始,领导是新的,同事是新的,就连办公用的桌子和桌上的那一台电脑也都是为了我的到来而新添的。平日里大家也都愿和我这个新来的同事一起聊天,还轮流着请我吃重庆各种特色小吃,他们的热情让我很是感动。但我的情绪却总也提不起来,时常爱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我那间小办公室莫名其妙的想着一些事情。感觉着精神上的空虚,于是就愈发觉得陌生生活的单调与无聊。
要说起我离开北京,其实是因为一个人。一位我曾经以为可以用一生的热情相爱的老教授(以后简称吴教授),他是教我企业管理的老师,正是他带我走上了一条恋老的不归之路,记得那是在大二下学期的一个周末,他打电话让我到他家吃饭,于是我就去了,那时他还只是我心目中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者,一位关心学生的好师长。他请我吃饭也不是第一次,只是这是第一次到他家里。他的儿子在德国柏林经营着一家不小的中餐馆,前两年他的老伴也过去帮着打点生意去了,宽大的三居室就他一个人居住。
没有想到的是,一进他家门我就看到桌上放着一盒燃着蜡烛的蛋糕,音响里正放着“生日快乐”的音乐,吴教授站在桌前望着我微笑:文白,祝你生日快乐!
那一刻我很是为他还记着我的生日(而我自己却已忘记)而感动,于是我流下激动的泪水,从不喝酒的我那晚陪着他喝了两大杯的绍兴花雕。见我醉了,吴教授就让我住在他家,还扶着我睡到了他那张松软的大床之上。
恍惚中,一个光着身子的人压在了我的身上,一张嘴轻吻着我全身,后来就一口包住了我的**,我清醒过来,知道是吴教授,想推开他,但又怕反而更加尴尬,于是就装着沉睡的样子不动,直到最后我激情的喷射……这让
本篇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