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诗歌到戏剧——弦歌舞的失落与回归
来源:网络采集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8-08-28 20:32
诵诗三百,弦诗三百,歌诗三百,舞诗三百。
这四句,出自《墨子·公孟》。就是这么四句话,道出了诗的真正用法。从这个比例来看,这就是说,写出来的诗,用来朗诵的,仅仅占了诗的表现形式的四分之一,就是25%。其余的75%的用途,平均分别是:
“弦诗”——既以诗的内容来创造音乐并演奏;
“歌诗”——以诗为歌词制曲并演唱;
“舞诗”——既以诗的内容来编排舞蹈并演出。
说起来也巧,诗有四种表现,而人生也有四种表现。人生的四种表现是什么呢?
“吉、凶、悔、吝”。
可以这样比较一下:大多数人认为诗是一种文学表现,是一种语言艺术是可以朗诵的,也坚持这才是正经的诗的用法和表现形式,而其他的所谓“弦、歌、舞”,不过是小道而已,不登大雅之堂,算不得文学,最多是文艺而已,说可有可无也不算过分。
同理,绝大多数人也都认为,人生最需要的是“吉”,这才是正能量,这才是人需要的,其他的“凶、悔、吝”是最好没有的,就算逼不得已要有,也只是为了要能“吉”而不得不经历的磨练而已,原则上是没有最好。
可惜啊,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这话当然是夸张了,但人生不如意至少占75%确实是妥妥的事实,您看,《易经》说,人的一生无非四个字——吉、凶、悔、吝。各占四分之一,这里面只有一个说得过去的“吉”,占了25%,其他的“凶、悔、吝”,可不是75%的分量吗?
所以,诗的用途和表现也一样,弦、歌、舞这些看似与诗无关的东西,也是妥妥的占领了诗的表现的75%的。
事实上,先秦以前,所谓的诗,其实严格的所应该叫诗歌。它的创作者,绝非如今的所谓“文人、读书人、士大夫”等群体,也不是所谓的什么人民群众,而是由当时担任“采诗官”这一职务的人,到全国各地收集各种民间传说故事、各地民风民俗、人民对当地行政官员或制度的意见、对国家的讽刺和怨言等等,编撰成所谓的诗歌,然后以音乐伴奏又唱又跳的形式表现出来。
这些政府任命的“采诗官”因为总是在各地奔波,因此被民间称为“行人”;又因他们的工作是采集收纳民间的各种意见和民风民俗,而又被称为“风人”。我以为,“采风”一词的来源就在这了。
所以,先秦以前的诗,叫做诗歌。不叫诗。怪就怪孔夫子,说话太吝字,总是“诗、诗、诗”的,老是把后面那个“歌”字给省了。这才造就了“诗”的高逼格,
本篇编辑:admin